奇迹私服发布网

www.pz-life.com
Share 分享奇迹私服开服预告

烟尘下的自走棋-一款新奇迹私服的压力测试

作者|Deky

6月。

当人们还在回味着E3大展上究竟有多少亮点的时候,远离主流玩家视线的Valve,突然开始了一款新游戏的压力测试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比起一年多前,好歹还算有点宣传动作的《Artifact》,Valve这次推出新项目连个提前预告都没有,平淡的就像一个已经上线的项目,官方发了个日常维护日志一样——没有广告,没有商店页面,只有一份简短的《DOTA 2》公告:

“几个星期前,我们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,谈到我们对《刀塔自走棋》的喜爱,以及我们正在制作一个自己的独立版本。 我们在文章里也承诺说尽快与大家分享游戏的相关信息。 今天,与大家分享信息的时候到了…”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就这样,V社基于《DOTA 2》的基础,低调地开发了一款独立版本的“刀塔自走棋”游戏《Dota Underlords》,并承诺支持PC端和移动端互联。而且,它还有一个比这宣传方式更朴实的官方中文译名——《刀塔霸业》。

无独有偶,做出类似动作的厂商不只有Valve,还有和它一直保持微妙气氛的拳头游戏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在V社发日志的3天前,拳头游戏发表了长文:“最近我们尝试了新的战棋类型——我们办公室内部就有许多人在疯狂沉迷‘刀塔自走棋’。我们很喜欢这款游戏,它也激发了我们的灵感,在英雄联盟中创造崭新的模式。”

因为喜爱“刀塔自走棋”,拳头真的决定在《英雄联盟》里加入一个“英雄联盟自走棋”模式,起名为“英雄战棋”。

众所周知,因为《DOTA 2》和《英雄联盟》的“玩法抄袭”的历史纷争,“刀撸战争”这场旷日持久的口水战,已经绵延了近十年。

这一次,诞生在《DOTA 2》“自定义MOD”社区中的“刀塔自走棋”又被拳头借鉴去,毫无疑问触碰了许多人早已敏感的神经,一时间网上鸡飞狗跳骂声四起。不过 “自走棋”诞生这半年,这也不是第一次惹起“抄袭”争端了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比起情绪激动,互扔臭鸡蛋的粉丝们,双方的官方口气倒是惊人的一致:因为喜爱“刀塔自走棋”,所以决定做点什么——比如说做一个自家的自走棋。

他们口中的“刀塔自走棋”,其实是一个游戏MOD,一个《DOTA 2》自定义游戏的模式,这块牌子由“巨鸟多多”MOD开发团队创造。

耐人寻味的是,在V社宣布推出《刀塔霸业》的前两天, “刀塔自走棋”的MOD团队“巨鸟多多”的国内合作方龙渊,站上了今年E3游戏展的PC Game Show,表示合作开发的独立游戏《多多自走棋》PC版,未来将会登陆Epic平台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让我们随便翻一翻在过去的三个月里Epic平台的新闻就会发现,其中负面的剧情之绵长足够写一本让人拍案而起的长篇小说,如今在这个PC数字平台争端的关键点,一款脱胎自V社体系的游戏,却投奔了整天琢磨怎么“围攻”V社所属平台Steam的Epic,在舆论上也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。

虽然各方都在倾情投入,但现在谁也不知道,“自走棋”的市场到底有多大,这种玩法到底是下一个“英雄联盟”、“皇室战争”,还只是一个昙花一现的伪热点。不管结果如何,各方都在跑马圈地,尽可能的扩充自己的涉及范围,各家边境也开始逐渐接近,擦枪走火的风险也越来越大。

现在,伴随着大厂们的密集亮相,三足鼎立之势初现,留给场上所有人的时间,都不多了。

在许多人看来,三足鼎立并不是什么好事,MOD开发团队“巨鸟多多”加入V社,二者合作开发独立于《DOTA 2》的《刀塔自走棋》,才是最美好的结局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在5月,V社曾发表了一篇博文,委婉地公布了和“巨鸟多多”制作组协商后最终达成的结果,同时预告了自己同类产品的企划:“沟通过程非常的愉快,然而由于一些客观因素,巨鸟多多团队无法留在Valve共事,在探讨各种可能之后,双方共同的决议是分别制作一款独立产品,并最大限度支持对方。”

这一段话,基本宣告了“理想情况”的破灭。这不是最好的结局,V社和“巨鸟多多”各退一步,互相承认和支持,从此往后双方分道扬镳,各做各的项目;当然这也不是最坏的结局,比起十多年前暴雪、V社为了争夺“DOTA”版权对簿公堂的场景,这已经算是善终了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作为《DOTA 2》自定义模式平台的拥有者,V社在“刀塔自走棋”的成长中提供了关键的美术、模型、工具等大量优质资源,而“巨鸟多多”将这些资源捏合在一起,二者在无形中实现了分工合作,让“刀塔自走棋”活到了今天,也“火”到了今天。

“火”了就有“量”,有“量”就有钱——凡事粘上了钱,就没那么单纯了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Artifact

刚刚经历了旗下产品《Artifact》滑铁卢式失败的V社,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而“巨鸟多多”的动作,在V社的博文中同样有提及:“巨鸟多多已着手制作一款属于他们自己的非Dota独立手机游戏,而测试版已经发布。我们和他们将一同帮助现有的Dota自走棋玩家,将帐户进度迁移到新游戏中。他们的游戏看来有意思极了。”随后,V社还帮助原MOD版本上架了官方付费渠道“通行证”。

巨鸟多多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复:“Valve是一个伟大的公司,创造了Steam平台和创意工坊这样的开放社区,给予广大玩家施展才华的平台。作为Dota2粉丝,我们对Valve公司的新产品信心十足,有足够的理由期待一款世界级游戏的诞生。”

轻巧的措辞无法掩盖双方的野心,仅仅过了一个月之后,V社的《刀塔霸业》就开始压力测试,支持多端互联;而“巨鸟多多”则宣布用虚幻引擎打造新的PC版,双方都支持数据互通,《刀塔霸业》在Steam,而《多多自走棋》将会登陆Epic。

真是一个有趣的格局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神速的V社

现在回头再来看看双方那“商业互吹”式的公告,不得不让人有一种笑里藏刀的意味。唯一的变数就是,《刀塔霸业》的推出时间如此的早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拳头的《英雄战棋》上线在即,龙渊只是宣布了PC版的企划,V社后发却先至,现在开始封测,下周就开始公测。一贯懒散随性的V社,突然拿出了连轴转的效率,但其中也透露着一些仓促——在《刀塔霸业》测试的第一天,因为一个十分明显的分辨率Bug,玩家甚至无法在一局游戏结束后正常退出游戏。

进度如此迅猛,让人很难想象V社曾经是一个效率极低,连《DOTA 2》内一张活动地图都能延期一个多月的游戏开发商。

在借鉴这件事上,动手最快的其实也不是V社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3月到4月,是国产手游商在“自走棋”这个玩法上的狂欢季,除去龙渊自己开发的正版《多多自走棋》,还有各种跨界的手游。从二次元向的《皇家骑士:300自走棋》、到半路加入的“赤潮自走棋”、“平安京自走棋”,以至于一些连LOGO 都没认真做的项目,就这么火急火燎的上马了。

“爆款指日可待!新的热门就在眼前!谁才会成为下一款《王者荣耀》?”一时间抓人眼球的字眼,极端的词汇充斥在报道中,毫不掩饰地渲染这种玩法的“钱途”。一时间,自走棋成为“爆款”,好像只要照着原版MOD的葫芦画瓢,自己就可以取代“巨鸟多多”,成为新的手游新星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逆水寒的自走棋....

来凑热闹的不止有手游,还有不少端游们,他们也找了各种理由往游戏里加入了“自走棋”的新玩法,比如说最早启动的《逆水寒》自走棋“豪侠战棋”,显然大家都瞅上了这块“大肥肉”,就和曾经的“吃鸡”一样,都加入到这场属于“自走棋”玩法的“热度追踪”中。

现在,三个月过去了,在Taptap手游渠道热度排名中,排名最高含自走棋玩法的游戏,就是龙渊自己的《多多自走棋》,与其相近的便是《决战!平安京》(这其中肯定有很大一部分不属于自走棋用户)。再往后的同类作品,排名就更低了。

好像,也没有谁能取代了“巨鸟多多”的位置。

着急的不止有忙着来分一杯羹的手游厂商们,还有巨鸟多多的相关合作方们,眼瞅着自家可以独享的蛋糕要被人划走一大块,“护食”成了他们条件反射的反应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3月17日凌晨,他们以“巨鸟多多工作室”的官方微博的名义发布了长文,抨击了一些玩法抄袭者的“嘴脸”,并郑重声明“巨鸟多多工作室拥有《自走棋》游戏的商标,玩法,数值,代码等知识产权”。

然而,事态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的方向发展。

众所周知,游戏“玩法”这种玄学的东西,是从未受过法律保护的,除了以技术的形式申请专利的极少部分,大部分的“玩法”都是谁都可以拿来加以使用的。如果玩法受保护,《DOTA 2》和《英雄联盟》那只能剩一个了,而暴雪和《守望先锋》也有着被《军团要塞》IP所有方V社告上法庭的风险。

这份被批在“原则性问题”上吃相难看的声明自然遭遇了围攻。况且,双方利益冲突兵刃相见都是直接去法庭解决的,口号只能说明自己底气不足拿不出“抄袭”的铁证。这份维护正统身份的声明非但没有起到正面作用,反而让自己的口碑下滑了不少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赤潮自走棋....

三个月后,声明中抨击的对象早已没有人关心,其他的跟风者,似乎也没有对巨鸟多多产生太大影响。反倒是声明的最后一句,映照了如今的现实:“当小团队面对‘大厂搬运’的天堑如何求存,我们希望找到有一条出路。”

就在《刀塔霸业》的页面出现在Taptap之后,就瞬间爬到了预约榜的第一位。

该来的,总归要来。

“巨鸟多多”长文抨击的对象,是另外一位MOD制作人德堪。

他的争议之举,正是利用自己的资源在《魔兽争霸3》的框架下,在“刀塔自走棋”火爆之后,做了另外一个版本的自走棋,二者推出时间先后顺序一目了然,很难不让人起疑心。

德堪在开自定义地图这方面也算是经验颇丰,在孕育了“巨鸟多多”等诸多DOTA 2 MOD开发组和制作人的AMHC(阿哈利姆魔法隐修议会)论坛里,德堪的个人资料页面数字UID是3,这是一个仅次于管理员UID的存在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复刻dota1,还有情怀

说来嘲讽的是,这么一位AMHC的元老,却是个有借鉴同组织其他作品嫌疑的作者,当然,在德堪动手借鉴前,他已经不属于AMHC了——早在2016年,他因为尝试在《星际争霸2》上复刻DOTA,并试图商业化被赶出了组织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这个“《星际争霸2》版的DOTA”甚至还像许多独立游戏一样,在摩点网开了众筹,想以此来贩卖一波情怀。此番明显侵犯V社所有权的行为惹了众怒,被维护V社利益的AMHC除名,同时也因为违反了协议,被研究银河编辑器的著名MOD作者“麦德三世”踢出了组织。

连“DOTA”都想要的他,放过“自走棋”的机会微乎其微。

在被两大组织抛弃后,德堪依然对《魔兽争霸3》的DOTA念念不忘,主动更新维护起了冰蛙(原DOTA 作者)不再打理的DOTA地图,并以此牟利,这件事在DOTA圈内也引起了极大争议。时隔两年,当“借鉴自走棋”争端再起的时候,他却说出自己和AMHC的作者们“很熟”这样的话,真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。

“巨鸟多多”和“德堪”在自定义MOD“玩法版权”上的风波,还引出了另外一个话题,那就是依附在已有商业游戏的MOD获利方式,究竟有没有符合规定。

在这方面最有代表性的案例,莫过于《魔兽争霸3》社区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
如今官方对战平台上五花八门的自定义地图,也养活了很多自定义地图的团队

《魔兽争霸3》毕竟是2002年的产物,早已没有太多的玩家会登陆正版战网去享受官方提供的服务,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,无数的第三方对战平台起起落落,为广大玩家提供了实际上的便利,也成为了这些自定义地图最大的社区——并催生出了如今相对成熟的地图开发“产业链”,养活了一批开发自定义玩法地图为生的团队。

围绕第三方对战平台的法律问题也曾有过,2007年,《魔兽争霸3》当时的国内代理商奥美,曾经因为浩方对战平台未经许可提供对战联机、盗版下载等问题涉嫌侵犯著作人版权,将后者告上法庭,后因证据不足被驳回,因为奥美没有给出负责对接商务的“威望迪娱乐”和著作权人“暴雪娱乐”的关系证明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现在真正的《魔兽争霸3》正版启动器

再往后,伴随着国内代理商奥美的寿终正寝,《魔兽争霸3》的大陆正版也在国内名存实亡,只有极少部分拿到了战网CDK并激活的玩家可以进入正版全球战网,大部分玩家仍然活跃于第三方平台,直到近年网易重拾《魔兽争霸3》国内运营,拿到了正版授权重新运营官方平台,只不过仍然和国际战网是脱离的。

与长期和官方失联,自由发展的《魔兽争霸3》社区不同,《DOTA 2》作为一款网游,无论上传截图,还是发布MOD,都需要登陆官方把控的平台,和《魔兽争霸3》的自定义地图一样的是,《DOTA 2》自定义地图的长期维护同样需要一定资金去支撑长期运转,那么又要从哪里获得收入呢?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《上古卷轴5》也是一个依赖MOD的游戏

V社对这个问题三缄其口,这一切源于他们在多年前在《上古卷轴5》MOD收费尝试上的失败,当时他们和B社在Steam上尝试推广MOD收费制度,却引发了混乱,最终不得不叫停。

如何把控MOD质量?如何让购买者觉得MOD物有所值?如何让MOD在没有版权问题的情况下进行售卖?在《上古卷轴5》MOD上的失败使V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给出新的解决方案,也没有明确允许和禁止MOD作者的牟利行为。

最后,官方只给出了“通行证”的方案,并只为极少数自定义玩法MOD提供了这一项功能,更没有提供给广大地图作者申请渠道和申请标准。

这就是笔糊涂账。

此次“刀塔自走棋”MOD因挂二维码内购被质疑一事,也并不是第一例了。长远来看,我们更需要社区管理者的V社重新面对和思考这个问题:自定义玩法MOD这种极容易游走灰色领域的形态,究竟应该用一个什么样让大家都满意的制度去规范和培养呢?

“刀塔自走棋”MOD的上架时间是2019年的第四天。

在上架前后,就已经有人开始思考,这款游戏应该如何搬上移动端。毕竟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,如果真的“火”了,进一步商业化拓展,开发移动版也是顺水推舟的事。但谁也没有想到过,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,就发生了如此多奇妙的故事,而各大厂商真的为了“自走棋”的玩法抢破了头。

烟尘下的自走棋

无论如何,希望“自走棋”越走越远

当时有人提出,现在的“刀塔自走棋”并不是这种玩法的最好形态,因为它一局平均耗时30到40分钟,这个时间都已经超过了许多竞技游戏的单局时长,这完全不符合现在移动端游戏普遍消耗碎片时间的游戏节奏。要大部分玩家自走棋抱着手机连续玩上这么久,一点也不现实。

很遗憾的是,直到现在我们看到的大部分“自走棋”,还停留在对原MOD玩法“形”的模仿以及小修小改上,往远了说,如果要基于竞技开发更多的体系,棋子的随机性和阵型布局的比重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。

就像过去我们看到的那些崛起于社区MOD的游戏玩法一样, “自走棋”也走上这样一条不断迭代的道路,在群雄并起之时必将经历多次进化与革新,而最终谁来主导这个可能存在的大市场,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